倚天文學網 > 歷史小說 > 大昏君 > 第62章精彩好戲

大昏君 第62章精彩好戲

????第62章精彩好戲

????“劉大人,謝了,這份情,我侯某記著,待張閣老回來,下官會向他老人家稟明的,嘿嘿。”侯耀宗說罷,帶著手下一眾黑衣衛揚長離去。

????劉正文只覺全身的力氣好象被抽光了一般,兩腿一軟,撲嗵一聲,軟倒在地上,全身的衣裳都被汗水浸濕了,冷嗖嗖的非常難受。

????黑衣衛的這些家伙,實在太恐怖了,令人聞之色變啊。

????“劉……劉大人……這黑衣衛什么來頭啊?”老鴇急忙把他扶起來,連堂堂的吏部尚書,正二品的大員都對黑衣衛恐懼成這樣,剛才那侯大人離去時的話,分明是知道留香居的幕后老板是閣老大人,依然這么有持無恐,幸好她剛才沒叫人動手,否則……

????想到剛才的事,她不禁打了個哆嗦。

????劉正文也不禁又打了個哆嗦,一聽到黑衣衛這三個字,他心里就感覺到一種莫明的恐懼,真要犯在這些人的手里,那鐵定是生不如死啊……

????“劉……劉大人……”老鴇突然想到了葉天,那位連堂堂二品大員,吏部尚書大人都恐懼的侯大人可是聽從葉天差遣的,那豈不是說,葉天的能量更大?

????仍然驚魂未定的劉正文聽她把葉天的事兒說完,臉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,葉天?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可多了去,可不知為什么,一聽到葉天這名字,他就感覺一陣莫明的心驚肉跳。

????皇上的名字,不正是叫葉天么?別的名字都可以同名同姓,唯獨葉天這個名字,大周國可是絕無僅有的一個啊,誰敢叫這名字,頸上吃飯的家伙鐵定搬家。

????難道,真是皇上?

????如果是皇上看上青玉等幾位花魁,他反倒松一口氣,雖然感覺很肉痛,可也算賣了一個天大的人情給皇上,恩師那邊也有所交待。

????倚云樓里,葉天對著眾女連連作揖賠不是,態度很誠懇,眾女倒是沒埋怨他,只是感覺沒有夠去看一看那盛況空前的聚會,多少有些遺憾而已,她們心里,反倒是替葉天宛惜,如此難得的機遇,他竟然錯過了,實在太可惜了。

????“小生因為有點急事要處理,一時脫不開身,諸位姑娘見諒。”葉天說著話,對著眾女又是長揖施禮,這會兒,他拿到了五女的賣身契約,而且,言從虎剛才低聲稟報,李明博的戲份,已經安排好了,稍會就會開演,必定精彩紛呈。

????“葉公子呀,奴這給您賠不是了,葉公子您大人有大量,不會怪罪奴吧?”重新粉飾一番的老鴇扭著水蛇腰飄進來,當面就連連賠不是。

????五女的賣身契約都拿到手了,葉天此時心情大好,跟她客氣了幾句,老鴇已從劉正文的嘴巴里隱隱猜測到了葉天的身份,這會兒是拼命的討好,“葉公子稍坐,酒菜馬上就好,當是奴給葉公子您的賠罪。”

????葉天含笑點頭,欣然接受,他這個皇帝本來就窮得叮當響,這會扮的身份是世家公子哥,進留香居一樣要收費的,只不過,青玉等女都樂意陪著他,免了大部份的費用而已,有人請客,不吃白不吃。

????一餐豐盛的酒席很快就擺好,老鴇可是命廚子把最拿手的全弄出來了,比之平時,不知豐盛了多少倍,這讓眾女心中大感好奇。

????這可是留香居最豐盛的酒席了,除了幕后大老板張閣老大人外,別人再無此特殊待遇,老鴇轉了性了?還是吃錯了藥?怎么如此巴結葉公子?

????葉天雖然提倡勤儉節約,給自已定下一餐三菜一湯的規矩,但菜式可是餐餐換新的,山珍海味,從沒缺過。

????菜肴美味可口,但他可不想過早的有將軍肚,所以從不暴食暴飲,席間吃得很少,多是陪著諸女說話聊天,說些日常生活的趣事。

????話一多說,難免有漏嘴的時候,不少新鮮的詞兒與新事物脫口而出,令眾女一再動容,心中對他越發的佩服與愛慕。

????看到幾位姐妹投來的鼓勵目光,身負使命的韻月正猶豫著如何開口,外邊突然傳來喧嘩聲。

????好八卦,是人類的本性之一,諸女也不例外,紛紛起身,擠在窗門邊往外看,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兒。

????留香居的姑娘有南北曲之分,南曲,就象青玉等女,賣藝不賣身,北曲則是真正賣身的風塵女子。

????南曲北曲,僅一墻之隔,開有小門,有護院把守,一般人不得亂闖,南北曲的姑娘也不能相互往來,以免污了南曲姑娘的清名。

????這會兒,南北曲相連的院落里,幾個兇神惡煞的護院正圍著一個幾近裸露的年青人拳打腳踢,旁邊一個同樣幾近裸露,但年齡偏大,風韻尤存的老妓女跳著腳兒,大聲嚷嚷的罵著什么。

????仔細一聽,才知道那年青人來尋花問柳,完事之后卻沒有錢,不被護院的揍那才是怪事。

????不過,那年青人的口味似乎有點太那個了,北曲年青漂亮的姑娘多的是,偏偏卻挑一個過了氣的,年紀比他大一倍的老妓,估計有點戀母情結啊,不過,這也不能怪他,不少人都有另類的嗜好,只是做得隱密,沒有暴露出來而已,要怪只能怪這年青人運氣不好。

????“公子,那人好象有點面熟啊。”言從虎也扒在另一邊的窗門上看熱鬧,他是武術高手,眼力自然比一般人好。

????“有點面熟?”葉天裝著一副怔愕的表情,“太遠了,我看不清楚,你看出是誰?”

????青玉等女也似乎感覺那沒錢也敢來嫖,正被護院痛打的年青人似乎有點熟悉的樣子的,只是距離太遠,看得不清楚。

????“公子,好象是那個上回你請他們喝酒的三位公子之一呢。”言從虎撓著頭,一副努力思索的表情,“名字好象……好象叫……叫啥來的?”

????別看他長得牛高馬大,就象那種四肢發達,頭腦簡單的粗人,你真要這么認為,被他賣了還在替他數錢都不知道。

????但眾女確實是被他的表象所蒙蔽,象言從虎這種牛高馬大的粗人,大多直心腸一個,說話直來直去,絕不會騙人。

????說者無意,聽者有心,韻月可是聽得芳心倏地一沉,俏面漸漸變得蒼白起來。

????那人的身影本來就讓她感覺很眼熟,只是距離太遠,看不清那人的相貌,心中沒有確定是誰而已,聽到言從虎這么一說,她隱隱感覺到那是誰了,立時感覺到有一把尖刀在剜割她的心頭一般,那種痛楚,令她在瞬間萬念俱滅。
新快3360